逗号志愿者工作站
新闻中心
逯婉丽详细情况
发布时间:2013年08月12日 12:55  阅读: ()次   信息来源:巴山夜雨

父亲左脚残疾,母亲患有精神疾病,家里唯一的“电器”是电灯。然而贫困没有摧垮逯婉丽,她选择了乐观和坚强。面对即将开启的大学生活以及巨额”的学费,她说——
我可以打工挣学费


2013-08-06 02:50:44


 见到家里来了客人,逯灿海佝偻着身子从屋内拿出凳子招呼客人坐下。



逯婉丽



逯灿海一贫如洗的家中,女儿逯婉丽获得的各类奖状贴在最醒目的地方。


 采访前,一位朋友向记者这样介绍贫困生逯婉丽的家,她家啥都缺。朋友说:“到逯婉丽家去时,请替我为她家买袋大米和面粉,为供逯婉丽上学,她父母除玉米面糊、汤面条外,连捞面条都不吃,更不用说大米了。一年之中,也只有春节时才会买点肉改善生活。”

 在淇县黄洞乡纣王殿村,逯婉丽家很好找。她的父亲左脚残疾,母亲是精神病患者,无论在什么地方,这样的家庭总显得很特别。

在一位村民的带领下,我们来到了逯婉丽家,几根木棍绑成的院门、一个露天灶台、五间阴暗潮湿的石头房,唯一能给这个家带来一点生机的是院子里挂满果实的两棵果树。

“家来客了。”走到院门边,带路的村民朝着院子里喊了几声,院子里静悄悄的。记者有些失望,以为白来一趟,这时,一位花白头发的老太太不知从哪个角落走到院门处,一脸木然,谁也不看,也不打招呼,径直走到院墙前,抬腿在墙头上坐下来,一句话也不说,双手在胸前不停比划。

领路的村民叹口气说,这是逯婉丽的妈妈,有精神疾病,逢阴雨天就犯病,犯病后就往大山里跑,实在没有办法,逯婉丽的爸爸去地里干活时就把大门关上。她平时不犯病时一句话都不说,只是呆呆地坐着。

残障父亲苦苦支撑着一个家

 在村民逯国庆家,逯国庆的妻子向记者介绍,逯灿海是逯婉丽的爸爸,上午看见他时,他正一瘸一拐往山上背粪。说起逯灿海,逯国庆的妻子言语中充满了同情。

逯灿海今年75岁,上世纪四十年代初逃难去陕西,逃难途中迷迷糊糊踏进一个火炉里,左脚严重烧伤。因为没钱医治只好将烧伤的脚包起来,结果脚趾、脚掌全部萎缩,如今只能用脚踝走路。

逯婉丽的妈妈是二十多年前迷路到纣王殿村的,精神有问题。后来,在村民们的撮合下,嫁给了逯灿海。刚开始还能做少量家务,后来就不行了,病情越来越重,犯起病来就往山里跑。茫茫大山,邻居们也记不清楚,有多少次帮逯灿海进山找人了。

山里田地少且贫瘠,多是一小块一小块分布在山坡上,庄稼基本靠天收。为了省钱,逯灿海从不买化肥,把家里积攒的农家肥一桶一桶背到地里。距他家最近的地块来回也要30多分钟。

党兵武是纣王殿村一户人家的的外甥,靠养蜂为生。提到逯灿海,有一件事至今让他想起来心里还感到难受。

前年的一天,逯灿海上台阶时踩空了,眉骨处磕伤了。党兵武恰好碰到,便将他送到附近的小诊所里缝了8针。为了省钱,逯灿海没有用止疼、消炎等药物。党兵武便送他一些蜂胶用来消炎。“后来伤口好了,他跑了好几家,凑了一斤鸡蛋,非让我收下,说是还人情。”说到这里,党兵武的眼圈红了。

虽说村里给逯灿海家申请了低保,可要维持一家人的生活,并让逯婉丽顺利读完高中,再上大学,还是有很大难度。

随着年龄的增加,逯灿海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,老伴的病也越来越严重,生活已基本不能自理。

尽管生活很艰难,但逯灿海尽量不让女儿感觉到生活的压力。家里的老母鸡下蛋后,逯灿海全部积攒在一起,等山外人来收购时换成钱。山上的药材多,只要有空,逯灿海就上山挖药材。

“有人收葛针(当地俗语,一种药材),不过价格很便宜,割起来很麻烦,这种东西浑身是刺儿,弄不好就会被扎得鲜血直流。年轻人忙碌一天也只能挣10块、20块的。逯灿海平时也跟年轻人一块上山剪,一瘸一拐的样子,让人看了心里不好受。”一位村民说。

家里唯一的“电器”是电灯,一年只吃一次肉

 中午,逯灿海回来了。

记者看到石阶处,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驼背老人正一步步沿着石阶向上走,石阶路很陡,老人几乎是在爬,跛着的左脚使身体左右摇摆。带路的村民说,这就是逯灿海。

知道记者的来意后,老人热情地开门、搬凳。

这是怎样的一个家啊!露天灶台旁边放着两个破塑料水桶,灶台上凌乱地放着几个空瓷碗和一碗盐,烂了边儿的盐碗里盛着的盐已结成块儿。记者顺手拿起了灶台上的一个锅盖,半盆玉米糊糊呈现在眼前。可能是天气太热的原因,玉米糊已是浆水分离。逯灿海不好意思地说:“没味儿,这是我早上做的稀饭,留着中午、晚上吃的。”

 逯灿海和妻子居住的正屋很简陋,屋顶西北角还漏雨,客厅与卧室之间的墙是用高梁秆和黄泥砌成的,所谓客厅,其实是一处杂货间,摆满了干柴、杂物。房间内唯一值钱的是一个石英钟表,唯一的电器是只电灯泡,家具是一张床和一张破桌子。全家最亮眼的地方,是墙壁上贴着的一排奖状,是逯婉丽从小学到高中获得的各类荣誉。

看到地上有一瓶没有打开的食用油,记者问一桶油能吃多久?逯灿海低声说:“婉丽在家时,炒点热菜,放点儿油。她不在家,俺俩喝点玉米糊糊、吃汤面,只放点盐就行了,酱油、醋都省了。鸡蛋都卖钱了,春节吃一次肉饺子。”

正屋南侧两间房是婉丽的卧室,外面的一间堆满了干柴,从柴火狭窄的缝隙中侧身过去,看到房间内的小床和一张破旧不堪的书桌,记者实在无法想象,一个小姑娘是如何在这样的环境里读书的。

逯灿海告诉记者,“家里唯一的‘电器’是电灯,也只在必要时开,家里一个月的电费2块钱就够了。”

初三起每年暑假她都打工补贴家用

 记者见到逯婉丽时,她正在一家企业的车间站着串鸡肉串,串一串能挣几分钱。因为以前没有干过,逯婉丽的速度有点慢,好在厂里对临时工有一个保底工资,每天出满勤可以拿到50元钱。

不知道从啥时起,在记者的脑海里有一种错觉,生活在不幸家庭中的孩子多是孤僻的。见到婉丽时,记者的心释然了。爱笑,单纯,如夏日朝阳,这就是逯婉丽给记者的感觉。

今年高考结束后,逯婉丽就出来打工了。她告诉记者,招工启事是她在上学路上看到的,这已是她第五次做暑期工了。开学前能干满两个月,如果能按时拿到工资,爸爸就不用为她上大学第一学期的学费发愁了。

“你从啥时候开始打工的?”“初三中考后,我去一家饭店当服务员,干了一段时间,没有挣到钱,后来我又找了一份工作,干了一个月挣了800元,全部给我爸了。”逯婉丽自豪地说。

“是爸爸让你出来打工的?”“爸爸从来不给我说家里没有钱,也从来不让我担心,可我知道我家的情况跟别人家不一样。”

高中期间,婉丽比其他同学都节俭,一周40元钱都花不完。在父亲逯灿海眼中,婉丽是个争气、懂事的孩子。从小上学学习就不费劲,每次考试在班级里排名都是前几名。逯灿海说,只要回到家,婉丽啥活儿都干,上山种地,回家做饭,洗衣服,从不闲着。

“高中学习比较紧张,我经常中午不吃饭,偶尔会泡包方便面,这样可以省钱。”婉丽笑着说。她的笑让记者心疼。

去年,婉丽的高考成绩不理想,只能达到三本分数钱。逯灿海想到家里的状况,不想让女儿再读书了。逯灿海说,一是家里没有那么多钱供她读大学;二是家里只有婉丽一个孩子,早早结婚也能了却一桩心事,还能照顾家人。可婉丽说,她能考一个更好的学校,学费不会太高,她可以打工挣钱上学,学费不用爸爸操心。

今年高考成绩下来后,婉丽考了480分,原本可以选择一个更好的大学,但是为了离家近一点,方便照顾父母,她选报了安阳师院。

磨难让逯婉丽更热爱生活

 在逯婉丽狭小、潮湿的卧室里,有一张小书桌,桌子上堆满了书,除课本外,记者没有看到辅导材料,但有两本小说,一本是高尔基的《在人间·母亲·我的大学·童年》,一本是铁凝的小说集。“这是她最喜欢的两本书,抱着看了好多遍。”逯灿海说。

邢文斌,淇县一中教师,曾教过婉丽四年数学,也是婉丽复读时的班主任。提到逯婉丽,邢老师有些激动。

邢文斌说,婉丽性格虽有一点点内向,但十分阳光,对待生活非常乐观,在学校和同学、老师的关系十分融洽。

“刚上高一时,婉丽的数学底子比较弱,但她很努力,慢慢就赶上来了。”邢文斌说,后来,婉丽的成绩一直很好,在班里一直排在前几名。

邢文斌对婉丽的家庭状况比较了解。“我一直很心疼这个孩子。”邢文斌说,她十分节俭,经常在学校里勤工俭学,在食堂里打零工换伙食费,从没有抱怨过。“贫困让这孩子更热爱生活。”

“大学毕业后,你想干啥?”“当教师,要是能回到黄洞乡更好,这样可以照顾爸妈。”虽然从婉丽懂事起,妈妈从来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,提到妈妈时,婉丽话语间依旧充满幸福。

在整个采访过程中,婉丽的脸上始终带着微笑,即使提起一些伤感的话题,小姑娘依旧会微笑,只不过眼里偶尔会闪过一抹泪光。

 如有支助意向的请与逗号志愿者工作站联系,联系电话:13603925918

本站更多资讯

【区县级会员】相关资讯(本区县内会员互通,按最新自动排序)
【地市级会员】相关资讯(本地市内会员互通,按最新自动排序)
【省市级会员】相关资讯(本省市内会员互通,按最新自动排序)
【全国级会员】相关资讯(全国范围会员互通,按最新自动排序)